<video id="tfbch"><input id="tfbch"><big id="tfbch"></big></input></video>
    <video id="tfbch"></video>
    <ol id="tfbch"><kbd id="tfbch"></kbd></ol>
  1. <ol id="tfbch"><delect id="tfbch"><cite id="tfbch"></cite></delect></ol>

    <b id="tfbch"></b>
        <legend id="tfbch"></legend> <samp id="tfbch"><table id="tfbch"><tr id="tfbch"></tr></table></samp><ins id="tfbch"></ins>
        <ol id="tfbch"><sub id="tfbch"></sub></ol>
          <legend id="tfbch"><var id="tfbch"></var></legend>

          <video id="tfbch"><b id="tfbch"><small id="tfbch"></small></b></video><tr id="tfbch"><b id="tfbch"></b></tr>
          您的位置:首頁 > 藝術>正文

          黃志偉陶藝技法賞析丨韻律的線塑

          時間:2018-11-30 19:32:45    來源:文化中國網    瀏覽次數:    我來說兩句() 字號:TT

            作者:陶文


            流暢的線條,時光的指紋。


            在靈動的泥條之中,聆聽大師的故事。


            一掃連續的陰雨天氣,迎來燦爛朝陽,讓人精神振奮。


            有個構思一直在腦海中,想寫一篇與黃志偉大師的“陶藝與線塑技法”相關的文章。


            線條是構成黃志偉大師陶藝作品的重要元素。大師的陶藝“線塑”技法猶如中國畫里的”十八描“,或柔和,或跳躍,或張揚,或沉穩,帶著廓形的秘密,傳遞情感的溫度,這就是線條的力量。有限的簡單的線條,是可以構畫出無限、自由、豐富的生命情感世界。這便是線條美的最高形式――有意味的形式。也正是大師畢生探索和追求的境界。

            


            “線塑”是一種融合傳統中國畫“十八描”畫工的陶瓷創作手法,線面結合工意交融,以表現作品的主題神韻。中國雕塑界泰斗潘鶴對此評價“繼傳統,開前衛”。“十八描”指的是中國畫繪畫技法中的一種,主要用于刻畫古代人物衣服褶皺的各種描法,清代王瀛將其總結為高古游絲描、琴弦描、鐵線描、混描、曹衣描、釘頭鼠尾描、橛頭描、馬蝗描、柳葉描、橄欖描、棗核描、折蘆描、竹葉描、戰筆水紋描、減筆描、枯柴描、蚯蚓描、行云流水描等18種。而黃志偉的“線塑”技法,就是嘗試將“十八描”融入到石灣陶藝的創作中,但線條并不是來自于筆墨,而是用手搓捏而成的兼工帶意的泥條,以泥條作為線條粘捺于胚體的塊面結構之中,“以線塑面、以線塑形、以線塑神”,特色造型豪放,神韻生動。

            中國人對線條的認識和藝術實踐歷史悠久。唐代張彥遠《歷代名畫記》中一再強調水墨為主,設色為次的觀點:“得其形似而無氣韻,具其彩色,而失筆法。”“無線者非畫也。”就是說,畫線造形意在充分表現骨法氣韻。歷代的書畫家喜愛有生動形象的比喻或例證來闡發線條的意義和作用。唐代畫家吳道子就曾請將軍為他舞劍,啟發了他以線造型的靈感與豐富的想象力。人們贊揚吳道子的人物畫,用“吳帶當風”來形容,唐以來所推崇的畫風“曹衣出水”、“吳帶當風”的說法,以及所謂的“鐵線描”、“蘭葉描”是對線條所造成的繪畫的雕塑感和飄逸灑脫的動態美生動的概括。

            


            1956年7月,著名畫家張大千在法國巴黎會見了西方畫壇泰斗畢加索。畢加索毫不猶豫地說:在這個世界談藝術,第一個是中國。他贊美道:“中國畫真是神奇。齊白石先生畫水中的魚,沒有一點顏色,用一根線畫水,卻使人看到了江河,嗅到了水的清香,真是了不起的奇跡!有些畫看上去一無所有,其實卻包含著一切。”一語道出,繪畫中的線條形式簡單卻有豐富的內蘊。東方的繪畫藝術是線的延伸,線的運動,展示著生命情感世界。中國畫重視線條之美,黃志偉大師在他的陶藝作品中同樣重視并運用線條與作品的融合!他作品中的泥條撫摩著肉體,顯露著凹凸,突出輪廓以把握堅固實體感覺。

            


            “所謂線條意味著行而上的“道”或表現主觀與客觀統一概括藝術形象。簡言之,國畫線條具有創造藝術美的巨大功能。”黃志偉大師抓住中國畫當中線條具有表現物體最直接,最明確,也是最富有概括力的特性,運用到自己的陶藝作品當中,用泥條代替繪畫中的線條,提升自己的陶藝作品的表現力和高度。作品原作《包容》通過泥條的起伏,流動,通過泥條的粗細,柔硬的變化,一只帶有包容意義夸張拉長的手,從一堆象征人類偏見,私心,狹隘,邪念,斗爭思想,長短粗細不一的泥條身體中伸出,突出人與人之間相互包容社會才會進步。這些泥條也標出了一個空間的界限,同時也表現時間的流動。大師的感覺和情愫,也隨著這種流動而凝聚在一件件作品上。《包容》這件作品也得到現代陶藝家,曾策劃石灣國際陶藝研討會的李見深先生贊許,認為作品既具有傳統風味,也體現現代審美意識。

            


            2008年,作品《包容》被中國工藝美術館永久收藏。

            線條中的畫面美,集中展露在大師的每一件作品之中。它要求大師在表現作品的主題、審美效果和三維空間時,能有機地把線條排列在恰當的位置,使作品局部和整體完美協調,形成極具藝術沖擊感染力。黃志偉大師的作品《超脫》則以飄灑流暢的線,自由組織,暗示物象骨格,氣勢與動向。以一個道行高深的羅漢造型,表現現代人通過不斷努力,逐漸升華到一種新境界的超然神態瞬間。一道道泥條的筆走龍蛇,界出了無限空間和意趣。界出了空虛,又流轉了人心之美,萬象之美,寄寓著難以用概念語言表達清楚的宇宙觀、人生觀、情感意味及黃志偉大師的個性。2009年,《超脫》在中國工藝美術界最髙獎項-----“百花獎”評比中,榮獲金獎。

            


            黃志偉大師通過泥條的起伏、流動,通過泥條的精細、疏密、曲直等變化,傳達出人心靈的焦灼、暢達、甜美、苦澀等情感意蘊。可以說,作品里的泥條流動著的是黃志偉大師的縷縷情思和細膩豐盈的藝術感覺,是大師心靈意味外化的可視性語言,它的根本在于表現生命情調和審美體驗,反映著大師的風格。其作品《靜觀其變》運用冷靜、準確的線條,塑造出一位尊者安坐于松石之上,關注大千世界,手持寶珠,送寶人間的形象,表現出大師精確、理性、富于邏輯性的個性。

            


            黃志偉大師就是通過利用泥條表現人物的質感,量感、空間感和運動感,來表達他自己的審美感受。2002年中國佛山國際現代陶藝研討會陶藝創作交流中,運用這種拓新理念“線塑”技法進行陶塑創作了《獨釣寒江雪》,描塑的是一位老翁在寒冷的雪天獨個兒伏在江邊石頭上釣魚的情景。作品以大塊面寫意把整個大構圖塑出,表現了寒天雪、老漁翁、江邊石頭等的特定情景,吸取了漢代和現代雕塑處理塊面的手法,把人和石頭的塑造統一于一個整體的團塊結構之中,追求凝重的風雪不動安如山的寓意。下一步就是制作粘捺于作品坯體上一條條兼工帶意的泥條,這些泥條以手搓捏陶泥而成,其長短、粗細、圓潤規整度和曲直形狀,按作品的需求而定,泥條粘捺到坯體后,以工具進行較少的修整,盡量保持泥條的手工韻味和泥性的柔軟韻律感。泥條可以用于人物衣紋的表現,也可以用于人物面相和肌膚的塑造。粘捺于坯體用于表現衣紋的泥條可以是單獨一條也可以是多條平行排列或是彎曲轉折組合,以表現衣紋的走向、聚散和起伏意態,呈現如中國畫多種線條的特有形態,加強作品的裝飾性和作品的動靜效果。粘捺于人物頭部和身體肌膚用以塑造人物形象的泥條,對比衣紋的泥條來則較為幼細短小一些,它可以使須眉、眼、鼻子、筋絡和皺紋等典型強化,加強人物形象的藝術性。這種泥條本身就能給人一種蠢蠢欲動的感覺,讓人不禁聯想到在風雪交加中老漁翁依然釣趣依然的藝術美感,同黃志偉大師成功地運用“線塑”技法的藝術手段是密不可分的。

            “線塑”手法原作《獨釣寒江雪》,在2010年12月8日廣州嘉德冬拍會上以33.6萬元成交,成交價在雕塑拍品中排名第二,進一步提升和宣傳了石灣陶藝的收藏價值。

            


            黃志偉大師的陶藝作品上不僅是使用的線條節奏傳達藝術信息的技術手段和物質載體,黃志偉大師更是在他的陶藝創作中就“線的有意味的形式”去完成內在心靈情愫的審美物化。線條是黃志偉大師在陶藝作品上的藝術語言符號,在他的作品《嫻情》中寥寥幾根泥條,就把整個裙子飄逸有致的感覺表達得淋漓盡致,都貫注以形寫神的表現,幾根泥條賦予了美學的蘊意。線條也是表達人類情感的符號,簡單線條,勾勒著廣袤的世界,蘊含著豐富的生命情感。

            拓新手法“線塑”,突破普通雕塑的固有程序,靈活自如發揮陶泥線條特有形態風韻,以泥條的“線”來塑“面”“形”“神”,工意結合、新穎別致,使作品主題神韻突出。受到鑒藏家高度評價和購藏,2015年榮獲國家發明專利證書,專利號:201210227734.4,中國雕塑界泰斗潘鶴先生對此評價:“繼傳統、開前衛”!開辟了現代石灣陶塑表現技藝的新天地。中國輕工聯合會(原國家輕工部)陳士能會長也欣然作了“求美、求新、求精”“傳承創新 巧奪天工”的題辭,給予鼓勵。

            黃志偉的實踐豐富了人們的欣賞視野,他在傳統的造型法則基礎上匯進了更多的美學標準,以恰當的夸張、構圖的聚散、陶土運用的隨意和準確,使作品具有更濃的藝術韻味,創造了超凡脫俗、清雋高雅的情致。 (梅文鼎,中國工藝美術大師)

            “線塑”拓寬了“石灣公仔”在當今文化語境中的藝術發展空間,“線塑”也是黃志偉大師的藝術語言和心聲,是大師藝術修養的綜合體現及多方面表達。泥條在他的陶藝作品中既不脫離客觀物象,又不滿足對客觀物象的再現、既不完全表現形象,又不完全抽象。只要真誠地對待藝術,只要有扎實的功底和天賦,于石灣陶藝這一載體中,就會不斷萌發和誕生新的藝術語言。

            

          image.png


          請選擇您瀏覽此新聞時的心情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本文共有人參與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彩01彩票平台彩01彩票主页彩01彩票网站彩01彩票官网彩01彩票娱乐 徐州 | 商丘 | 来宾 | 鹰潭 | 马鞍山 | 澄迈 | 六盘水 | 广汉 | 吴忠 | 伊春 | 汕头 | 巴音郭楞 | 鞍山 | 五家渠 | 吉林长春 | 寿光 | 鞍山 | 中卫 | 晋中 | 张掖 | 荆门 | 黄南 | 雅安 | 宁波 | 燕郊 | 白山 | 澳门澳门 | 海丰 | 海拉尔 | 和县 | 嘉兴 | 九江 | 梅州 | 琼中 | 晋中 | 定安 | 阿坝 | 巢湖 | 汕头 | 咸阳 | 东台 | 锡林郭勒 | 靖江 | 滁州 | 朔州 | 云南昆明 | 启东 | 偃师 | 德州 | 攀枝花 | 滁州 | 香港香港 | 莱州 | 阿里 | 赣州 | 吉林长春 | 深圳 | 灌南 | 天长 | 赵县 | 泰安 | 丽水 | 巴彦淖尔市 | 德阳 | 迪庆 | 贵州贵阳 | 东台 | 新沂 | 神农架 | 曲靖 | 巴中 | 武威 | 宝鸡 | 常德 | 黔东南 | 湖南长沙 | 贵州贵阳 | 九江 | 石河子 | 温州 | 大同 | 牡丹江 | 无锡 | 汝州 | 郴州 | 阜新 | 韶关 | 毕节 | 临海 | 单县 | 鹰潭 | 巢湖 | 绍兴 | 湘西 | 永州 | 乌兰察布 | 陕西西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