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tfbch"><input id="tfbch"><big id="tfbch"></big></input></video>
    <video id="tfbch"></video>
    <ol id="tfbch"><kbd id="tfbch"></kbd></ol>
  1. <ol id="tfbch"><delect id="tfbch"><cite id="tfbch"></cite></delect></ol>

    <b id="tfbch"></b>
        <legend id="tfbch"></legend> <samp id="tfbch"><table id="tfbch"><tr id="tfbch"></tr></table></samp><ins id="tfbch"></ins>
        <ol id="tfbch"><sub id="tfbch"></sub></ol>
          <legend id="tfbch"><var id="tfbch"></var></legend>

          <video id="tfbch"><b id="tfbch"><small id="tfbch"></small></b></video><tr id="tfbch"><b id="tfbch"></b></tr>
          您的位置:首頁 > 訪談>正文

          辛崇法閱讀自己歷時30年寫就的《烽火日照》

          時間:2019-01-30 09:09:41    來源:文化中國網    瀏覽次數:    我來說兩句() 字號:TT

            中外法制網編輯(劉合漢) 歷時30年書寫日照光榮革命史,退休干部辛崇法翻閱大量史料寫出60萬字《烽火日照》。“謹以此書,獻給在這片熱土上浴血奮戰的將士們!獻給為奪取革命勝利無私奉獻的日照兒女!”2015年7月,長達60萬字的《烽火日照》一書正式出版。這是作者一年前在該書定稿時在上卷開篇中寫道。

           

           

            近日,在日照市老科學技術工作者協會,本報記者見到了作者辛崇法。聽他講述與《烽火日照》一書的不解之緣。

            20世紀70年代末,辛崇法從部隊轉業到日照民政部門工作,先后擔任日照縣(市)民政局副局長,地級日照市民政局人秘科長、副局長、調研員,從事民政工作30年。在職時,辛崇法主要負責雙擁、優撫和革命烈士褒揚等工作,在與革命老前輩的接觸過程中,他對老一代革命軍人勇于犧牲、保家衛國的精神心生敬仰之情,由此萌生書寫日照革命歷史的想法。

            1984年,辛崇法在任日照縣(市)民政局副局長職期間,懷著強烈的事業心和責任感,組織了日照革命烈士紀念館的陳列布展工作,并于紀念抗日戰爭勝利40周年之際正式開館。“沒有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沒有革命先輩的流血犧牲,就沒有新中國,就沒有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烈士前輩們不應該被人們忘記。”辛崇法說。

            工作之余,辛崇法深入相關單位和民間,熱心搜集革命斗爭史料,主編叢書《日照英烈》第一、二輯,在各類報刊發表有關日照革命斗爭史和烈士事跡稿件100余篇。2009年,退休之后,辛崇法把書寫日照抗戰革命歷史作為自己的義不容辭的責任,多次走訪曾在日照戰斗過的革命老前輩、抗戰老戰士和革命烈士家屬,深入挖掘日照革命歷史和烈士英勇事跡,整理出“日照革命戰爭年代紀事”。綜合自己多年的研究成果,經過反復修改,最終成書出版。從他開始搜集資料算起,到正式出版整整30年。

            以史為鑒,資政育人。11月26日,在日照市關工委召開的“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深入開展青少年黨史國史教育經驗交流會”上,作為日照市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五老報告團團長,辛崇法將《烽火日照》一書贈予日照市教育局。“作為日照市關工委‘兩史’教育讀本,將它贈給教育部門,發到全市400多所學校,讓更多的在校學生了解日照的革命歷史,緬懷先烈,開創未來,這其中的意義非同凡響。”辛崇法說。

            以對革命前輩的崇敬之情 歷時30年搜集史料

            退休之后筆耕不輟 書寫60萬字革命史書

            《烽火日照》分上、下兩卷,60萬余字,并附有近400幅歷史資料照片,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戰勝利70周年期間由山東友誼出版社出版。國家民政部原部長崔乃夫在開篇作序寫道:“該書既有革命戰爭年代發生在日照這片熱土的戰役戰斗和重要歷史事件的記述,又有日照革命斗爭史紀事;既有對曾在日照戰斗過的革命前輩戰斗歷程的追憶,又有日照較著名革命烈士的傳記,并附有近400幅珍貴資料照片,內容豐富、史料詳實。再現了革命老區日照光榮的革命歷史,也從一個側面折射出這一時期山東和全國革命斗爭的大背景,具有一定的史料性和可讀性。”

            《烽火日照》上卷,從《難忘的棧子戰斗》《三戰甲子山》,到《石溝崖戰役》《莒城戰役始末》,再到《血戰安東衛》《老六團在日照》。作者詳實記錄,真實還原了每一次戰役,將人帶入那個烽火硝煙的年代。

            “抗日戰爭時期,在日照和濱海區一帶活躍著一支敢打敢拼,使敵人聞風喪膽,被老百姓親切地稱為‘老六團’的英雄紅軍團……僅12天,敵人就支持不住了,在敵長野旅團長的指揮下,被迫棄城逃竄,莒縣全境宣告徹底解放……(摘自《烽火日照》上卷‘老六團在日照之莒城戰役建功勛’)”。2007年8月份,“老六團在日照”一文發表在《日照日報》上。文章刊登之后,莒縣一名革命老前輩看到了這篇文章,激動地說:“老六團終于有人寫出來了!”

            回憶當時的情景,辛崇法有些激動:“很多老前輩為革命勝利付出了特別大的犧牲,這些事跡需要有人寫出來,讓后人銘記。”

            《烽火日照》下卷,從威震濱海的陳士榘將軍、能征善戰的萬毅將軍,到尹景伊、鄭培明、安哲、鄭天九、王新民等烈士,還有一群不輸男兒的惠恒智、鄭勇、李紅等巾幗英雄。作者傾注大量感情,描繪了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革命烈士們前赴后繼,英勇斗爭,為民族解放,國家獨立做出的巨大貢獻,甚至是犧牲生命。

            “在歷次革命斗爭、抗美援朝和社會主義建設時期,日照市先后有7000名優秀兒女為國捐軀,為新中國的建立和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我們應該把它記錄下來,也算是為革命烈士做一點貢獻。”辛崇法說。

            為一個小細節 踏破鐵鞋尋找答案

            辛崇法出生于位于甲子山區的日照市嵐山區黃墩鎮,對甲子山和革命老區日照心懷一種特殊的感情。從20世紀90年代起,他先后撰寫了《甲子山,英雄的山》《三戰甲子山》《石溝崖戰役》《安東衛保衛戰》等多篇展現甲子山區和日照抗戰歷史的文章。

            在戰爭年代,當時濱海地區和山東抗日戰局頗具重大影響,有著極其重要意義的“八三事變”和“三次甲子山戰役”,當時就在咫尺的《大眾日報》對此竟沒有一點點報道和記載。為了弄清楚這個問題,辛崇法多次到日照市檔案館和山東圖書館查閱當時山東分局的機關報《大眾日報》等報刊資料,結果卻令人遺憾。

            2013年,親歷“八三事變”和甲子山戰役的中共地下黨員,從事東北軍史研究的原廣州軍區聯勤部政治部主任劉祖蔭同志,向辛崇法寄來了相關戰役的一手資料,才讓他徹底弄懂這個謎。并在《烽火日照》下卷中寫了“讀懂甲子山戰役”一文。

            為了弄清楚一個小細節,辛崇法先后數次到日照市相關單位和省及北京圖書館、博物館等,查閱大量革命斗爭史料和老前輩的回憶錄,認真考證歷史。

            “他把這項工作作為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不辭辛勞,忘我工作,在采訪眾多老前輩的同時,還從近百卷革命斗爭史料和老前輩的回憶錄中找尋日照革命斗爭的足跡,爾后又反復考證,一絲不茍,付出了滿腔的心血,將有關日照革命斗爭史的稿件集結出版,奉獻給廣大讀者,這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對辛崇法30年來為挖掘日照革命歷史做出的貢獻,同為該書作序、對辛崇法有著深刻了解的日照市政協原主席、市老科協會長王家政這樣評價道。

            “過去采訪過的許多老前輩已經先逝,《烽火日照》的出版,也是對革命老前輩的一個交代,對革命烈士的緬懷,對下一代的教育傳承,書寫革命歷史是我的責任,也實現了我的心愿。”采訪過程中,辛崇法強調這是他的責任與擔當。

            辛崇法閱讀自己歷時30年寫就的《烽火日照》

            中外法制網(來源齊魯晚報記者 劉媛) 歷時30年書寫日照光榮革命史,退休干部辛崇法翻閱大量史料寫出60萬字《烽火日照》。“謹以此書,獻給在這片熱土上浴血奮戰的將士們!獻給為奪取革命勝利無私奉獻的日照兒女!”2015年7月,長達60萬字的《烽火日照》一書正式出版。這是作者一年前在該書定稿時在上卷開篇中寫道。

            近日,在日照市老科學技術工作者協會,本報記者見到了作者辛崇法。聽他講述與《烽火日照》一書的不解之緣。

            20世紀70年代末,辛崇法從部隊轉業到日照民政部門工作,先后擔任日照縣(市)民政局副局長,地級日照市民政局人秘科長、副局長、調研員,從事民政工作30年。在職時,辛崇法主要負責雙擁、優撫和革命烈士褒揚等工作,在與革命老前輩的接觸過程中,他對老一代革命軍人勇于犧牲、保家衛國的精神心生敬仰之情,由此萌生書寫日照革命歷史的想法。

            1984年,辛崇法在任日照縣(市)民政局副局長職期間,懷著強烈的事業心和責任感,組織了日照革命烈士紀念館的陳列布展工作,并于紀念抗日戰爭勝利40周年之際正式開館。“沒有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沒有革命先輩的流血犧牲,就沒有新中國,就沒有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烈士前輩們不應該被人們忘記。”辛崇法說。

            工作之余,辛崇法深入相關單位和民間,熱心搜集革命斗爭史料,主編叢書《日照英烈》第一、二輯,在各類報刊發表有關日照革命斗爭史和烈士事跡稿件100余篇。2009年,退休之后,辛崇法把書寫日照抗戰革命歷史作為自己的義不容辭的責任,多次走訪曾在日照戰斗過的革命老前輩、抗戰老戰士和革命烈士家屬,深入挖掘日照革命歷史和烈士英勇事跡,整理出“日照革命戰爭年代紀事”。綜合自己多年的研究成果,經過反復修改,最終成書出版。從他開始搜集資料算起,到正式出版整整30年。

            以史為鑒,資政育人。11月26日,在日照市關工委召開的“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深入開展青少年黨史國史教育經驗交流會”上,作為日照市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五老報告團團長,辛崇法將《烽火日照》一書贈予日照市教育局。“作為日照市關工委‘兩史’教育讀本,將它贈給教育部門,發到全市400多所學校,讓更多的在校學生了解日照的革命歷史,緬懷先烈,開創未來,這其中的意義非同凡響。”辛崇法說。

            以對革命前輩的崇敬之情 歷時30年搜集史料

            退休之后筆耕不輟 書寫60萬字革命史書

            《烽火日照》分上、下兩卷,60萬余字,并附有近400幅歷史資料照片,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戰勝利70周年期間由山東友誼出版社出版。國家民政部原部長崔乃夫在開篇作序寫道:“該書既有革命戰爭年代發生在日照這片熱土的戰役戰斗和重要歷史事件的記述,又有日照革命斗爭史紀事;既有對曾在日照戰斗過的革命前輩戰斗歷程的追憶,又有日照較著名革命烈士的傳記,并附有近400幅珍貴資料照片,內容豐富、史料詳實。再現了革命老區日照光榮的革命歷史,也從一個側面折射出這一時期山東和全國革命斗爭的大背景,具有一定的史料性和可讀性。”

            《烽火日照》上卷,從《難忘的棧子戰斗》《三戰甲子山》,到《石溝崖戰役》《莒城戰役始末》,再到《血戰安東衛》《老六團在日照》。作者詳實記錄,真實還原了每一次戰役,將人帶入那個烽火硝煙的年代。

            “抗日戰爭時期,在日照和濱海區一帶活躍著一支敢打敢拼,使敵人聞風喪膽,被老百姓親切地稱為‘老六團’的英雄紅軍團……僅12天,敵人就支持不住了,在敵長野旅團長的指揮下,被迫棄城逃竄,莒縣全境宣告徹底解放……(摘自《烽火日照》上卷‘老六團在日照之莒城戰役建功勛’)”。2007年8月份,“老六團在日照”一文發表在《日照日報》上。文章刊登之后,莒縣一名革命老前輩看到了這篇文章,激動地說:“老六團終于有人寫出來了!”

            回憶當時的情景,辛崇法有些激動:“很多老前輩為革命勝利付出了特別大的犧牲,這些事跡需要有人寫出來,讓后人銘記。”

            《烽火日照》下卷,從威震濱海的陳士榘將軍、能征善戰的萬毅將軍,到尹景伊、鄭培明、安哲、鄭天九、王新民等烈士,還有一群不輸男兒的惠恒智、鄭勇、李紅等巾幗英雄。作者傾注大量感情,描繪了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革命烈士們前赴后繼,英勇斗爭,為民族解放,國家獨立做出的巨大貢獻,甚至是犧牲生命。

            “在歷次革命斗爭、抗美援朝和社會主義建設時期,日照市先后有7000名優秀兒女為國捐軀,為新中國的建立和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我們應該把它記錄下來,也算是為革命烈士做一點貢獻。”辛崇法說。

            為一個小細節 踏破鐵鞋尋找答案

            辛崇法出生于位于甲子山區的日照市嵐山區黃墩鎮,對甲子山和革命老區日照心懷一種特殊的感情。從20世紀90年代起,他先后撰寫了《甲子山,英雄的山》《三戰甲子山》《石溝崖戰役》《安東衛保衛戰》等多篇展現甲子山區和日照抗戰歷史的文章。

            在戰爭年代,當時濱海地區和山東抗日戰局頗具重大影響,有著極其重要意義的“八三事變”和“三次甲子山戰役”,當時就在咫尺的《大眾日報》對此竟沒有一點點報道和記載。為了弄清楚這個問題,辛崇法多次到日照市檔案館和山東圖書館查閱當時山東分局的機關報《大眾日報》等報刊資料,結果卻令人遺憾。

            2013年,親歷“八三事變”和甲子山戰役的中共地下黨員,從事東北軍史研究的原廣州軍區聯勤部政治部主任劉祖蔭同志,向辛崇法寄來了相關戰役的一手資料,才讓他徹底弄懂這個謎。并在《烽火日照》下卷中寫了“讀懂甲子山戰役”一文。

            為了弄清楚一個小細節,辛崇法先后數次到日照市相關單位和省及北京圖書館、博物館等,查閱大量革命斗爭史料和老前輩的回憶錄,認真考證歷史。

            “他把這項工作作為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不辭辛勞,忘我工作,在采訪眾多老前輩的同時,還從近百卷革命斗爭史料和老前輩的回憶錄中找尋日照革命斗爭的足跡,爾后又反復考證,一絲不茍,付出了滿腔的心血,將有關日照革命斗爭史的稿件集結出版,奉獻給廣大讀者,這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對辛崇法30年來為挖掘日照革命歷史做出的貢獻,同為該書作序、對辛崇法有著深刻了解的日照市政協原主席、市老科協會長王家政這樣評價道。

            “過去采訪過的許多老前輩已經先逝,《烽火日照》的出版,也是對革命老前輩的一個交代,對革命烈士的緬懷,對下一代的教育傳承,書寫革命歷史是我的責任,也實現了我的心愿。”采訪過程中,辛崇法強調這是他的責任與擔當。

            辛崇法閱讀自己歷時30年寫就的《烽火日照》

            中外法制網(來源齊魯晚報記者 劉媛) 歷時30年書寫日照光榮革命史,退休干部辛崇法翻閱大量史料寫出60萬字《烽火日照》。“謹以此書,獻給在這片熱土上浴血奮戰的將士們!獻給為奪取革命勝利無私奉獻的日照兒女!”2015年7月,長達60萬字的《烽火日照》一書正式出版。這是作者一年前在該書定稿時在上卷開篇中寫道。

            近日,在日照市老科學技術工作者協會,本報記者見到了作者辛崇法。聽他講述與《烽火日照》一書的不解之緣。

            20世紀70年代末,辛崇法從部隊轉業到日照民政部門工作,先后擔任日照縣(市)民政局副局長,地級日照市民政局人秘科長、副局長、調研員,從事民政工作30年。在職時,辛崇法主要負責雙擁、優撫和革命烈士褒揚等工作,在與革命老前輩的接觸過程中,他對老一代革命軍人勇于犧牲、保家衛國的精神心生敬仰之情,由此萌生書寫日照革命歷史的想法。

            1984年,辛崇法在任日照縣(市)民政局副局長職期間,懷著強烈的事業心和責任感,組織了日照革命烈士紀念館的陳列布展工作,并于紀念抗日戰爭勝利40周年之際正式開館。“沒有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沒有革命先輩的流血犧牲,就沒有新中國,就沒有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烈士前輩們不應該被人們忘記。”辛崇法說。

            工作之余,辛崇法深入相關單位和民間,熱心搜集革命斗爭史料,主編叢書《日照英烈》第一、二輯,在各類報刊發表有關日照革命斗爭史和烈士事跡稿件100余篇。2009年,退休之后,辛崇法把書寫日照抗戰革命歷史作為自己的義不容辭的責任,多次走訪曾在日照戰斗過的革命老前輩、抗戰老戰士和革命烈士家屬,深入挖掘日照革命歷史和烈士英勇事跡,整理出“日照革命戰爭年代紀事”。綜合自己多年的研究成果,經過反復修改,最終成書出版。從他開始搜集資料算起,到正式出版整整30年。

            以史為鑒,資政育人。11月26日,在日照市關工委召開的“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深入開展青少年黨史國史教育經驗交流會”上,作為日照市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五老報告團團長,辛崇法將《烽火日照》一書贈予日照市教育局。“作為日照市關工委‘兩史’教育讀本,將它贈給教育部門,發到全市400多所學校,讓更多的在校學生了解日照的革命歷史,緬懷先烈,開創未來,這其中的意義非同凡響。”辛崇法說。

            以對革命前輩的崇敬之情 歷時30年搜集史料

            退休之后筆耕不輟 書寫60萬字革命史書

            《烽火日照》分上、下兩卷,60萬余字,并附有近400幅歷史資料照片,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戰勝利70周年期間由山東友誼出版社出版。國家民政部原部長崔乃夫在開篇作序寫道:“該書既有革命戰爭年代發生在日照這片熱土的戰役戰斗和重要歷史事件的記述,又有日照革命斗爭史紀事;既有對曾在日照戰斗過的革命前輩戰斗歷程的追憶,又有日照較著名革命烈士的傳記,并附有近400幅珍貴資料照片,內容豐富、史料詳實。再現了革命老區日照光榮的革命歷史,也從一個側面折射出這一時期山東和全國革命斗爭的大背景,具有一定的史料性和可讀性。”

            《烽火日照》上卷,從《難忘的棧子戰斗》《三戰甲子山》,到《石溝崖戰役》《莒城戰役始末》,再到《血戰安東衛》《老六團在日照》。作者詳實記錄,真實還原了每一次戰役,將人帶入那個烽火硝煙的年代。

            “抗日戰爭時期,在日照和濱海區一帶活躍著一支敢打敢拼,使敵人聞風喪膽,被老百姓親切地稱為‘老六團’的英雄紅軍團……僅12天,敵人就支持不住了,在敵長野旅團長的指揮下,被迫棄城逃竄,莒縣全境宣告徹底解放……(摘自《烽火日照》上卷‘老六團在日照之莒城戰役建功勛’)”。2007年8月份,“老六團在日照”一文發表在《日照日報》上。文章刊登之后,莒縣一名革命老前輩看到了這篇文章,激動地說:“老六團終于有人寫出來了!”

            回憶當時的情景,辛崇法有些激動:“很多老前輩為革命勝利付出了特別大的犧牲,這些事跡需要有人寫出來,讓后人銘記。”

            《烽火日照》下卷,從威震濱海的陳士榘將軍、能征善戰的萬毅將軍,到尹景伊、鄭培明、安哲、鄭天九、王新民等烈士,還有一群不輸男兒的惠恒智、鄭勇、李紅等巾幗英雄。作者傾注大量感情,描繪了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革命烈士們前赴后繼,英勇斗爭,為民族解放,國家獨立做出的巨大貢獻,甚至是犧牲生命。

            “在歷次革命斗爭、抗美援朝和社會主義建設時期,日照市先后有7000名優秀兒女為國捐軀,為新中國的建立和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我們應該把它記錄下來,也算是為革命烈士做一點貢獻。”辛崇法說。

            為一個小細節 踏破鐵鞋尋找答案

            辛崇法出生于位于甲子山區的日照市嵐山區黃墩鎮,對甲子山和革命老區日照心懷一種特殊的感情。從20世紀90年代起,他先后撰寫了《甲子山,英雄的山》《三戰甲子山》《石溝崖戰役》《安東衛保衛戰》等多篇展現甲子山區和日照抗戰歷史的文章。

            在戰爭年代,當時濱海地區和山東抗日戰局頗具重大影響,有著極其重要意義的“八三事變”和“三次甲子山戰役”,當時就在咫尺的《大眾日報》對此竟沒有一點點報道和記載。為了弄清楚這個問題,辛崇法多次到日照市檔案館和山東圖書館查閱當時山東分局的機關報《大眾日報》等報刊資料,結果卻令人遺憾。

            2013年,親歷“八三事變”和甲子山戰役的中共地下黨員,從事東北軍史研究的原廣州軍區聯勤部政治部主任劉祖蔭同志,向辛崇法寄來了相關戰役的一手資料,才讓他徹底弄懂這個謎。并在《烽火日照》下卷中寫了“讀懂甲子山戰役”一文。

            為了弄清楚一個小細節,辛崇法先后數次到日照市相關單位和省及北京圖書館、博物館等,查閱大量革命斗爭史料和老前輩的回憶錄,認真考證歷史。

            “他把這項工作作為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不辭辛勞,忘我工作,在采訪眾多老前輩的同時,還從近百卷革命斗爭史料和老前輩的回憶錄中找尋日照革命斗爭的足跡,爾后又反復考證,一絲不茍,付出了滿腔的心血,將有關日照革命斗爭史的稿件集結出版,奉獻給廣大讀者,這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對辛崇法30年來為挖掘日照革命歷史做出的貢獻,同為該書作序、對辛崇法有著深刻了解的日照市政協原主席、市老科協會長王家政這樣評價道。

            “過去采訪過的許多老前輩已經先逝,《烽火日照》的出版,也是對革命老前輩的一個交代,對革命烈士的緬懷,對下一代的教育傳承,書寫革命歷史是我的責任,也實現了我的心愿。”采訪過程中,辛崇法強調這是他的責任與擔當。(來源齊魯晚報記者劉媛)

          請選擇您瀏覽此新聞時的心情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本文共有人參與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彩01彩票平台彩01彩票主页彩01彩票网站彩01彩票官网彩01彩票娱乐 驻马店 | 枣阳 | 泰安 | 霍邱 | 邯郸 | 正定 | 广元 | 神木 | 呼伦贝尔 | 德宏 | 偃师 | 濮阳 | 楚雄 | 珠海 | 枣阳 | 衡水 | 大理 | 眉山 | 广西南宁 | 兴安盟 | 阳泉 | 朔州 | 鄂尔多斯 | 毕节 | 柳州 | 眉山 | 楚雄 | 克孜勒苏 | 锡林郭勒 | 图木舒克 | 鹤壁 | 雄安新区 | 昭通 | 莆田 | 佛山 | 周口 | 嘉峪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河源 | 舟山 | 陵水 | 三河 | 南京 | 滁州 | 襄阳 | 大连 | 山南 | 遵义 | 温岭 | 桐城 | 宝应县 | 台中 | 桐乡 | 包头 | 云南昆明 | 杞县 | 鄂州 | 潍坊 | 永康 | 枣庄 | 黑龙江哈尔滨 | 汉中 | 和田 | 石狮 | 玉树 | 洛阳 | 昭通 | 如皋 | 厦门 | 溧阳 | 钦州 | 莒县 | 仙桃 | 洛阳 | 玉树 | 汉川 | 永新 | 文昌 | 芜湖 | 安庆 | 海拉尔 | 广饶 | 鸡西 | 临沧 | 如皋 | 永州 | 宁波 | 泗洪 | 阜阳 | 枣庄 | 崇左 | 如皋 | 乐山 | 咸宁 | 菏泽 | 项城 | 河源 |